關於部落格
星星從不向黑夜許諾光明
  • 205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追蹤人氣

抗日戰爭時的那些事

鬼子退了,留下二十多具屎體,橫七豎八地躺在陣地上。風撕裂了硝煙,裹著濃烈的火藥味,在空中回旋不已。陣地上死壹般地沈靜。

區小隊的戰壕裏,衛生員半蹲半跪,正在為掛彩的豹子敷藥、裹傷。其余的戰士則斜倚戰壕閉目小憩,養精蓄銳。

Rain and fog struggle and gesticulate savagely to drool in my face 小道裊裊雲中掛,溜套隱隱澗底生 一邊受傷一邊堅強 他的一切 畫畫中彩鉛的使用方法 想要減肥請停止喝奶茶 寫在感恩節 每壹個落幕召喚著下壹次動容 很多人都覺得自己的皮膚有 你不是我你不會懂

隊長是駱駝。駱駝左手叉腰,右腳踏上身旁的壹個土堆,以肘撐膝,俯身向山下瞭望。駱駝看到山下的敵人正在集結,看到兩個小隊的鬼子正趕來支援,不由得皺緊了眉頭。而此時的太陽,卻仍舊懸在半空遲遲不動,仿佛知道區小隊為群眾轉移和隱藏物資,必須阻擊到黃昏壹洋,故意作對。

不肯休息的只有“秀才”。秀才十七歲,精力旺盛。秀才將最後幾粒子彈壓進彈倉之後,從口袋掏出那截只有兩寸長的鉛筆和壹個小本本,想了想寫道: “1944年,7月6日,我們堅守小孤山。小孤山很徒(陡)。我們掩護群眾。”他將鉛筆放到舌尖上舔了舔,字的筆畫愈加黑亮起來,“我們讓鬼子吃了虧。可是,我們也有五六個同誌犧牲了。我們彈藥不多……”

山下的鬼子集結完畢,開始了第二輪攻擊。鬼子的陣線拉得很長,成散兵隊形緩慢地移動著。三門小炮蹲在他們身後,對著小孤山虎視眈眈。壹個日本軍官壹手牽著狼狗,壹手擎著望遠鏡向區小隊的山頭陣地不停地觀望。駱駝忽然心有所慮,臉色愈加凝重。他拿起壹支步槍向山下瞄了瞄,太遠,遠在火力範圍之外。他放下槍,狠狠地罵了壹句。

秀才在本上繼續寫道:“上級命令我們,無論如何,也要艱(堅)持到黃昏。隊長說……”

“秀才!”

“到!”秀才像彈簧壹洋跳起來,站到駱駝身旁等待命令。

“妳務必找到區委,向區長報告‘鬼子有狗’!” 駱駝兩眼仍舊望著前方,說,“跑步,越快越好!”

“是!”秀才跳出戰壕,向山後飛奔而去。

突然,壹聲尖利的怪嘯劃過天空,鬼子打炮了。隨之,炮彈在區小隊的陣地上“咣咣咣”地爆炸開來,駱駝便跳回戰壕。戰士們蜷縮在戰壕裏隱蔽著。彈片雜著碎石貼著頭皮縱橫亂飛,沙土迸射,濃煙遮蔽了天日。

跳回戰壕,駱駝仍將半個身子暴露在外觀察敵情,鬼子的機槍和指揮官是他的特別關註。壹粒彈片嵌進駱駝肩蝸,讓他感到壹陣鉆心的疼痛,鮮血勇出,從左胸到脅下壹片殷紅。壹個戰士急忙高喊:“隊長負傷了!衛生員!衛生員!”

衛生員提起急救箱,貓著腰跑過來。

駱駝卻對衛生員視而不見,用手緊緊地地捂住傷口,眼睛盯著敵群沈聲低吼:“準備戰鬥!”吼聲未落,戰士們便從戰壕壹躍而起俯臥到掩體之前,將黑洞洞的槍口瞄向蠕動的敵群。

此時鬼子停止了炮擊,正呈扇面狀向山頭包抄上來,加上偽軍,大概有八九十人的洋子。機關槍“噠噠噠”地掃射不停,子彈鉆進身前的泥土中“噗噗”作響。二百米,壹百米,五十米……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