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星星從不向黑夜許諾光明
  • 205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灵魂的归宿

  山不在高,有仙則名。水不在深,有龍則靈。既然我辦公室的字畫那麼刺她人的眼,那我就摘下收藏好。我的辦公室雖然由名花,字畫點綴到無,但是在心中依然是那麼亮麗,因為心中有花有字畫。  

  世界日新月異輪轉著,郭敬明說:“時光的洪流中,我們總會長大”記憶的沈重行囊,我們都應學著輕輕放下,工作經常要與職工同事打交道,有時會遭遇她人的不理解,更要保持平和心態,也就是說我在水上行船時碰撞到壹只船時,剛好遇到這只船是無人,就不會生氣了,別拿別人的過錯懲罰自己,把每個當事人都當“空船”就能消除“生氣的想法”,也要設身處地考慮到當事人的切身感受,以誠待人,路就會越走越寬。

  五月,躁動的多節日多彩的五月,我應如何度過這五月呢?副院長對我說讓我理解院長,依然去病案室幫忙,病案室的工作依然要管,那就做做壹些力所能及的事吧,說真的當我交出病案室的瑣匙時,我是那麼毫不猶豫拿出,沒有感到壹絲絲的遺憾,當我又重回到又笑又哭的尋夢南浦溪回來得到的辦公室,心中壹股欣喜直往嗓門沖,真想大呼壹聲,又擁有妳了——辦公室。  

  這可能就是自己想要的,始終與文字有不解的情緣。文字對於我來說,是母性的符號,牽掛的符號。我就是用文字來擺渡自己的竹筏,在江上搖蕩。我說:“當我孤獨的時侯,我就用文字來書寫在心裏頭,不會忘記昨天的蒼茫、今天的孤獨,記錄下明天的到來。明天好遙遠,我的家族,我的江河,源源不斷地流淌血脈,在交融中守望明天。”我也壹直心血來潮,壹直在用文字來抒寫自己感興趣或心裏想說的話。是許多的文字組合,讓我知道歲月蒼老。我用血液來書寫自己的文字,用文字來表達自己的方式描繪自己的夢幻。雖然在文字中曾惹來壹場又壹場的“戰亂”,也曾受到“雙面夾擊”但我相信是個誤會,最終也會因文字而釋懷,因為清者自清,在文字裏沒有半點的炫耀,也沒有半點設計與虛假,有的只是像流沙般的緩慢滑過指尖的時間,時間能讓壹切誤會冰釋前嫌,也最能考驗壹個人的毅力。  

  是的,曾經的我確時因文字牽涉到政治的敏感性而受到“雙面夾擊”而倍感痛苦與煎熬時,那時心有了所慮,我的文思就自然得不到發揮不得不放棄書寫文字時,就斷了創作的心思,嘗試著換了壹種生活方式,可是舍棄了它,又覺得無所事事,覺得空虛無聊,好像壹付行屎走肉的軀殼,沒有了靈魂,心裏還時常會冒出壹種念頭:“我活著有什麼意義”,先生看著,也開玩笑對我說:“妳是覺得沒有了精神支柱,所以感到軟綿綿的,沒有壹點力氣。”是的,文學已深入到我的骨髓,我就如吸罌粟的人,壹旦失去整個人都像垮了洋子,慶幸的是至今我還沒有完全斷了文字的念頭,我的枕邊又越堆越多書,我的書房也越來越顯得擁擠,我的辦公櫥也越堆越多書。作家空靈子說:“文學是條“賊船”。真正陷入“賊船”的無論如何是上不了岸的,妳不是演沒在汪洋大海便是永無盡期地孤獨漂泊,絕無可能有彼岸的到來。”

  也許真的有海市蜃樓,都說“賊船”是壹種精神苦役,為什麼竟有那麼多人願意上當,而且都是如此的壹如既往——虔誠、執著、投入,即便葬身於汪洋也無怨無悔。

  是的,如果文學是壹條“賊船”,那麼就讓我與無數前赴後繼的文學愛好者們,風雨同舟,壹起乘風破浪,直至心靈的彼岸。就讓自己如植物般自然生長,存活於天地之間,沒有畏懼,沒有貪念,坦然自若的活著。  

  坦然自若的活著,可有些事有些人曾在某個時間段被記憶割掉壹部份,失憶、空白但又會因某個時間見到某物某人或重復執行某個操作,又重拾割掉的那壹部份。先生又說:妳這洋做,會很累的,人呀活得糊塗點好。我當時白了他壹眼立馬地回答他:妳懂得什麼?恩怨分明,但是我這人怨也只是壹瞬間,這世上沒有絕對的敵人,只要自己心懷感恩,心存善良,也能化敵為友。

for your rubbish I am the newborn calf gardenia opened love do you mind! the taste of happiness my parents are kind essay writing see you so close to the fate let me die with you life face up to life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